今年的冬天很冷身上穿著羽毛衣,有時想去到屋外打拳;身體都感覺支持不了快凍著,趕快躲進屋裡面,不想到屋外吹著冰冷的寒風。窩在屋裡吹著暖器身體好舒服好暖和,打拳變得非常懶散,如不是有到彰化練習場,拳架會變得很生疏。

以前每晚睡覺前總想一想今天的功課拳架打了沒拳架總是要練習幾趟才去睡覺。現在一日沒練習、兩日沒練習、三日沒練習、星期日才到練習場打幾躺拳,身體關節都像鐵生鏽一樣卡卡,手腳動作更像機器人。

今年常練習推手,每次在練習推手像是在熱身,對方如用力量推我也用力量加倍反擊回去,並沒有因為對手的力量壓迫而使自己放鬆身體,是用了蠻力跟對方槓上搞得一身滿頭大汗,都忘記要放鬆身體。

練習推手總是有一點收獲,在自己用力碰對方之後,其實是有一絲感覺,對方的身體部位與自己身體部位的接觸,皮膚表面的力量分佈,大腦是感應到了,只是自己用錯了方法硬碰對方,沒有避重就輕,轉化對方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江弦蒼之兩儀彰中

ht112ht1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