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層功夫的練習

第二層功夫的要務,是進一步去掉在練拳時身手內外產生的僵勁和拙力,使身手內外協調一致,達到周身相隨,節節貫串,內氣按拳架姿勢的要求有規律地在身體內裡運行,達到一氣貫通。

完成第一層功夫,已經能夠熟練地按逐勢動作初步要求來練習,並且對內氣的活動已有明顯的感覺,但是還不能進一步掌握住內氣;這是因為在練拳過程中,身手內外不夠協調,某一部位產生不配合,使內氣不能貫通,意氣不能合一。那就是在練拳當中,肢體某部份帶有僵勁和用有拙力,動作較快或較慢,不協調而有偏倚、凹凸、缺陷之處。這些不配合不協調的毛病,祇有作進一步的研究,細心捉摸,才能逐步解決。身手內外不經過長時間的練習,雖然懂了要領練習往往顧此失彼。這時練者一定要注意,嚴格掌握自已的身肢各部位,使之恰當。例如含胸塌腰,含胸過度則成彎腿弓背,塌腰過度則成挺胸扛肚。所以要把身肢各個部位的要求,掌握適當,並掌握放鬆的質量,使周身相合。

周身相合分為內合和外合。外合:即手與足合;肘與膝合;肩與髖合:左手與右足相合;左肘與右膝相合;右邊亦如此;手與身相合,頭與手相合,身與步相合。內合:即筋與骨相合;氣與力合;心與意合;肝與筋合;脾與肉合;肺與身合;腎與骨合;心意一合,周身內外一齊合住;心意一開,內外俱開;同時開中寓合,合中寓開,一開連一合,開合遞相承。(按一般所謂之外三合為: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足合,內三合為: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又有所謂精氣神之內三合,手眼身之外三合。

第二層功夫當中對身體各部位的要求比較嚴格,處處要求配合,力求內氣貫通,有時某個部位稍微動一點,內氣馬上順下去,的確是差之毫厘,謬之千里。練拳者的身手內外,若有合不住的感覺,身體某個部份必然用了僵勁,不能配合;將部位調整恰當,氣能順自然就能合住。                       

陳氏太極拳要求一拳一動都不離纏絲勁。拳論中說:「纏絲勁發源於腎,處處皆有,無時不然」。在運動中嚴格掌握纏絲法(即纏繞螺旋的運動方法),和纏絲勁(即用纏絲法練出來的勁),這是陳氏太極拳中的精華所在。纏絲法要求在鬆肩沈肘,含胸塌腰,開髖屈膝,以腰為軸,一動全動,掌心內外翻轉,手往裏轉,以手領肘,以肘領肩,以肩領腰(指的是該側的腰,實質上還是以腰為軸),手往外轉,以腰摧肩,以肩摧肘,以肘領手。表現在上肢是旋腕轉膀,在下肢是旋踝轉腿,在身軀是旋腰轉背(脊),三者結合起來,形成一條根在腳,主宰于腰而形于手指的空間旋轉曲線。在練拳時,如果感到某一動作有不得勢式,不得勁處,就可以依據纏絲的順遂處挪動一下腰腿,以求得順遂,這樣可使姿勢得到糾正,所以在注意身肢各部位的要求,使周身相合的同時,掌握纏絲法的運動規律,是在第二層功夫練習當中自我糾正的方法。

人體的內氣,在經絡中運行,好比灌溉田地,人身的經絡,好像農田的溝渠,經絡不閉則氣通,溝渠不塞而水行。練拳時如果身肢產生了矛盾,內氣就會受阻而中斷,行不到稍節(兩手兩足尖端),只有經過練習,使周身各部位符合拳架的要求,就能解決矛盾,達到節節貫串,恰如疏通了被堵塞的水渠,水自然能流到畦子裡一樣,使內氣暢通,發于丹田,達到稍節,因此練拳時要力求順隨,動作協調。

在第一層功夫期間,開始學拳架,架子練熟就感覺到內氣在身肢內活動,於是很感興趣,不會有厭倦之感。進入第二層功夫,卻感覺不到有什麼新鮮之處,在這一段時期中,會出現許多走彎路和反復的現象。所謂走彎路,就是練拳者對太極拳的要領產生誤解,或是掌握不準確,產生片面的認識,因而在練拳當中出現了錯誤,練一段時間自己就會感到彆扭,不得勁,或者老師會指出其錯誤。所謂反復,就是有時練得非常順遂,好像有很大進步,但又練一段時間,不僅感覺不到什麼進步,反而渾身彆扭,怎麼練都不得勁,還有時候練得非常順遂,發勁也是呼呼帶風,推手時卻用不上。所以在第二層功夫當中,練拳者往往會產生煩悶情緒,或者 懷疑 老師保守,不傳訣竅,或者是因為自己身體素質差,耐力不夠,雖然對內氣有一些感覺,但要貫通卻不容易。拳論中說:「人人各具一太極,但看用功不用功」。又說:「只要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貫通矣」一般情況,需四年時間,即可完成第二層功夫,達到一氣貫通,便會恍然大悟了。此時自然信心百倍,越練興趣越高,功夫蒸蒸日上,練拳欲罷不能。「練者千萬人,成者一二人」,這種說法,雖然有些誇張,事實上半途而廢的卻佔多數,這主要是在第二層功夫期間經不起考驗,失去信心而中斷。克服這個難關,沒有什麼訣竅,只有以百折不撓的精神,在練習中處處循規蹈矩,刻苦盤架子,把周身練成一家,一動全動,但成一個完整的體系,這樣才能達到在運動中不丟不頂,任其變化,圓轉自如。常言道:理不明,延明師,路不清,訪良友,理明路清,再加上乾乾之功,持之以恆,終將成功。

 

第二層功夫的技擊表現

從第一層功夫末期感覺到有內氣活動時開始,到第三層功夫初期為止,這一段時間為第二層功夫。第二層功夫所需要的時間最長,初期與末期的功夫縣殊很大。第二層初期的技擊表現與第一層功夫一樣實用價值不大;第二層末期已經接近第三層功夫,可有相當的技擊作用。各層的情形大都如此,所以談到各層的技擊表現,是以各層的中期階段的表現來作標準。

談到第二層功夫的表現,先要知道推手和練架是分不開的,練架時有什麼問題,在推手時就會出現什麼破綻,給對方有可乘之機。所以要求周身相隨,切勿妄動。第二層功夫是調整身法,解決矛盾,達到節節貫串的階段,在練習當中身肢產生了矛盾,需要挪動腰腿,作一些自我糾正,產生矛盾,本身就違背了周身相隨和節節貫串的原則,而調整身法的過程,就是妄動。所以在第二層功夫期間存在著這些問題,並且是不可避免的,因而在推手時還無法指揮如意,對抗性的推手,對方會專門尋找這些弱點,或者故意引誘你出現這些問題來取勝。因此在第二層功夫期間雖然比第一層的內勁要充足一些,也有調整自己重心的能力,腳步也比較穩,可是對抗性的推手,對方的進攻,不會給你調整身法的機會,而利用你的缺漏,乘虛而入,必然會使你受力,使你很勉強地去化,往往帶些頂,匾,丟,抗的毛病,就會使你自己控制不住重心,被迫退步;但此階段也不會輕易被對方打倒,因為是在引動對方的同時受力的,對方雖然沒有完全被引空,往往也會被牽動重心。如果對方進攻速度較慢,勁力短,進逼不緊,給了你調整身法的餘地,也能化掉對方的進攻。

在此第二層功夫,主動進攻對方時,也容易帶些僵勁,用些拙力,只能用一些簡單的手法,有時也能僥幸將對方發出,對方倘若覺察到了,識破了,不等到被你拿住撇住,一晃而過,你就要落空了,或者對方也用僵勁,不讓撇住,就會出現拼力氣,牛頂頭的情形,於是雙方都亂了手腳,把沾連粘隨都拋到腦後去了。總之第二層功夫期間.無論進攻和走化都是比較勉強,尚不能完全做到舍己從人,隨機應變,雖能走化,還容易出現丟匾頂抗等毛病,因此一推手就亂了,不能按擠掤攄捺的方法進行,所以說:「二陰八陽是散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t112ht112 的頭像
ht112ht112

江弦蒼之兩儀彰中

ht112ht1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