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黃奇模

活當:九十二年離開台北的工作,返回彰化安身立命,當時心裡非常高興,因為可以騰出一些時間來學習一些自己想做的事。第一件想的就是學拳,想不到時光匆匆,一晃迄今已是四年。如果給自己打個成績,應該是死當;但是,還好!仍得在師父教導之下繼續學拳,那應該算是死當變活當了。

 

比手畫腳:從小架開始學拳,也許年入花甲,記憶力轉差,肢體僵硬。稍有懈惰,不是忘東忘西、無法連貫,就是拳行細節,難以流暢。只得依僅有記憶依樣畫葫蘆,比手畫腳猶如木偶戲及皮影戲,連花拳繡腿都不如,串串忙碌的肢體動作,僵硬的老骨頭,著實忽視了內心與意念的清靜。原來,心未清靜,所有忙碌的肢體動作卻也真是枉然。

 

無我:老架學了一半,又碰上嚴重的椎間盤問題,中輟了近一年。卻於此時碰巧瀏覽了林懷民大師「流浪者之歌」無我篇,而別有領悟。文中林懷民大師提到一位著名年長德國芭蕾舞教師因觀賞「雲門舞集」之狂草,而哭紅了眼睛。其轉述:西方藝術的自我,肌肉骨骼的機械力學運作,及舞者舉手投足之間是要鏡頭(或觀眾)”照過來,照過來之呼喚;而相對的,雲門舞者的身體與舞蹈是合而為一,因內觀、內斂而神聚、專注,沒有“我”夾在舞蹈與觀眾之間,且雲門舞者的“無我”更來自傳統肢體的基本訓練。原來‧‧‧雲門舞者的揚名國際,還是歸功於太極拳師父的耐心調教。

 

單式練習的心靈洗滌:今年五月開始的單式練習,原以為會是沉悶的功課,豈知這一步一腳印的練習卻帶給我無限的震撼。首先是拳式正確的矯正,每次師父在身旁指點一二,即帶來無限的欣喜。拳式稍經指正後,流暢感與信心傾流而出,肢體、心境頓決順暢。再者由於反覆的練習,也拉緊了專注與心靈的洗滌。我總在一式一式之間嘗試洗滌心靈的困惑,塑造堅定與專注的意念,儘力喚醒潛意識的種子,讓肢體與動作和心靈合一。威廉.佛賽斯曾說:「動作的狀態,是宇宙的狀態,從來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此時,令我不再疑惑。

 

聽聞教誨:我最喜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單式練習時師父的矯正;第二件就是聆聽師父的教誨。每次下課前的片刻,我總是拉長耳朵,細心聆聽師父對每位師兄弟拳式動作的解析與矯正,更喜歡他的各種隱喻,因為它讓我們更能深深體會而去觀想並深植於意念之中,而慢慢深化進入拳式。我深深期盼這個時刻,因為我把它當成是訓練學習極重要的一部份。所以每次看到師兄弟們個個垂手而立、圍著師父,聆聽教誨,我就覺得這個畫面真的是好美!好美!

 

新年三願:檢討過去,也總該對未來許願。第一是用心(專心),它是我學拳的最大障礙,有時心的“不明”而怪罪自己的學習基因匱乏、駑鈍。每次在家練習時,總是不用心又不專心,快雪時晴,匆匆了事,明明肢體在打拳卻心不在焉;猶如「人在山林,心在紅塵」,打完拳卻沒有心得體會。招招打完,招招沒到位。第二是恆心,這是我懶惰基因的天敵,師父說一天要練習六次,我卻六天才練習一次,每次練完卻是“覺之卻無”的生疏感。第三是再打基礎、深化學習,「陳式太極拳大全」買了三卷,師父的VCD”也有了,只是束之高閣,奉為藝術極品,從未鑽研,想起來真是慚愧。祈願新的一年,我能完成這三個願望(也許願望太多,但求盡心),好讓自己在學拳的過程能紮實的往前邁進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t112ht112 的頭像
ht112ht112

江弦蒼之兩儀彰中

ht112ht1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